他操了他的媽媽,而我仍然去洗手間